欢迎来到赵春华网站

  • 移动应用
  • 微信关注
  • 联系我们
  • 联系客服
深圳合同律师
  • $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信息动态  > 知识产权合同纠纷
合同纠纷律师在知识产权合同纠纷中的法律适用
来源:www.zchhtls.com 发布时间:2022年03月02日

合同僵局的破解是近年来合同法领域的热点和难点问题。《民法典》第533条情势变更适用的条件、法律后果是什么?合同纠纷律师在本文从一则技术委托开发合同签订后因政府政策调整而解除的法律责任,进行了探讨。


一、民法典对引起情势变更的客观情况作了扩大解释,删除了“非不可抗力”,可见在不可抗力的场合,是有可能适用情势变更规范解决纠纷的。删除了“不能实现合同目的”,可见情势变更并不要求达到在法律上或客观上(广义)的履行不能,不能实现合同目的。不可抗力和不能实现合同目的,两者与情势变更一样构成履行障碍,但程度不同,不可抗力已构成履行不能(广义),情势变更则是有的未达到不能履行的程度(可能履行)。不可抗力与情势变更二者具有共性,但两项制度在适用条件、法律后果、请求权基础上存在的差异。

二、情势变更的适用应当满足三个要件:

1.合同成立后,发生了当事人不可预见的客观事实。即有情势变更事实的发生。所谓情势,就是指构成合同基础或环境的一切客观事实。而情势变更即合同基础或环境在客观上的异常变动。而在债务人迟延中发生了情势的变更,判例不准援引这个原则。

2.该事实不应当属于商业风险。关于情势变更与商业风险,法律通常是将某种变故推定为商业风险,这是符合“合同严守原则的”。受不利影响的当事人如主张情势变更须负举证责任。法官在判断是属于情势变更还是商业风险时,尚需结合具体个案综合考察。以政府政策原因导致工业用电或原材料费用增高为例,如果价格上涨的幅度不大,则仍属于当事人在订约时预见的范围,是当事人订约时应承担的合理商业风险。而且由于价格变化不大,对当事人之间的利益影响并不严重,也没必要运用情势变更。否则,将会导致情势变更原则的滥用,使交易当事人免除了其负的商业风险,合同必须严守的规则也受到了破坏,这对于交易秩序和交易安全的维护是极为不利的。这也反映出,此时可预见性的判断,在内容上不仅要求预见风险的类型(如价格波动),也要衡量变故的剧烈程度(正常抑或超常)。关于情势变更与商业风险的区分标准,韩世远教授提出了“两步走”的判断思路:首先,要区分主观意义上的商业风险和客观意义上的商业风险,唯有“客观意义上的商业风险”才可与情势变更规则相比较。其次要区分可预见的风险与不可预见的风险。可承受的风险与不可承受的风险,相应地,不可预见但可承受,并不构成情势变更;虽可预见但不可承受,则应当归入不可预见的风险行列,承认有适用情势变更的余地[2]。以上观点和方法可资借鉴。

3.继续履行会显失公平或不能实现合同目的。正如《合同法解释(二)》的主要起草人曹守晔法官所言,第26条要解决合同订立后显示公平的问题。

总而言之,本条规范之目的在于,调整因不可归责于合同双方事由,合同订立的客观基础动摇或丧失带来合同双方了利益失衡的问题。

三、情势变更的法律后果

1.解除和变更的边界。

在履行期限较长的合同中,赋予不利一方当事人请求变更合同和解除合同的所谓“情势变更”原则,也是从诚信原则出发。英美法中有个类似的原则名为“合同落空”原则,也就是当事人原来订约的目的达不到,我国合同法上构成履行不能(广义),那么应当准许不利一方提出解除合同。如果情势变更未达到不能履行的程度(可能履行),履行对己方仍有客观利益,只是成本增加,程度达到若履行对不利一方显示公平,则不应解除合同,而是变更合同,由双方公平分担成本。

2.合同解除应当遵循填平原则。

情势变更的适用,并非因为合同一方存在主观过错导致合同解除的情形,在双方对因合同解除发生的损失如何处理不能协商解决的情况下,应该根据公平原则处理。对于相对方的损失,应该遵循填平原则。即因为涉案合同签订及履行已经实际发生的费用、损失,以及其已经完成的工作或实际付出的劳动应当获得的合理报酬,应当予以补偿。对于其尚未进行的工作或付出的劳动,没有理由要求获得报酬或可得利益。

相关文章